您好!欢迎来到同仁堂直销奖金制度加盟|北京同仁堂直销加盟中心! 登陆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小额传销越来越多

时间:2018-06-20 21:27     人气:350    

根据张家界红网的消息,6月16日端午节来临之际,湖南省张家界市工商、公安部门联合出动,一举端掉了设在某五星级酒店的涉嫌传销的“IAC蚁群传播平台张家界招商会”,现场扣留传销宣传册200多册,劝离参加现场“招商会”的群众100多人,“招商会”10多名的组织者因涉嫌传销正接受工商、公安部门的调查。



早在2017年,系统就陆续收到网民大量留言举报IAC涉嫌非法传销、非法集资。


IAC”我是小丑“的心灵鸡汤


IAC看上去不像是一个简单粗暴的传销币平台,打开它的官网,可以看见它对“我是小丑”的理解。



“现实是不公平的,我们绝大多数普通人都只能扮演小丑角色,为生计而忙碌;但现实无法让我们放弃梦想。IAC(I Am Clown)旨在帮助所有平凡的小丑们实现创富梦想。”



从这段话,是不是读出了浓浓的悲情色彩?这就要跟IAC的报单额、目标人群联系在一起了,从这段话,我们也可以看出,IAC把主要的目标群体定位在日常收入比较少、渴望投入小额金钱获得小额回报的人,而不是针对那些急躁的、想大额暴富的投机者。



在这种定位的指导下,IAC的整个传播系统也颇为统一,例如它把自己的模式称为“蚁群传播”,同样也是跟它的“我是小丑”的定位相一致,每个普普通通的“小丑”们不必顾影自怜,只要投入200元,播种下“梦想的种子”,利用自己的社交圈就可以赚到额外的钱。这是不是普通人都可以实现的自救梦想呢?显然对于那些苦于没有增加收入渠道的人,这是有诱惑力又力所能及的。



”我是小丑“以虚拟的“种子”为道具行非法传销之实



IAC,其实是I AM CLOWN(我是小丑)的英文首字母缩写。它创立于2016年2月,总部位于美国Aurora, Colorado,号称业务遍布70多个国家。IAC号称首创“蚁群传播”模式,通过每个小丑的社交圈为平台的付费企业和各类广告做传播任务,让每个小丑的社交圈变为自己的提款机,会员们可日入五、六万……



在中国,IAC模式的运营主体名为”杭州我是小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于2018年1月,在2018年4月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在操作模式上,IAC新注册用户需要给推荐人缴纳200元才可激活,激活后才能登录进入App,激活后账户上返0.2颗梦想种子(400元)。

想要在平台上赚钱,用户首先要领取一个传播任务,达到要求后可以得到一个“梦想催化剂”。有了“梦想催化剂”,才可以购买“梦想种子”,一颗“梦想种子”2000元。根据不同会员等级,种子以每日1%-2.8%的速度成长(即利息),会员等级根据投入资金规模而定,7天后可以“收割”,如不“收割”则21天后强制“收割”,“收割”后可卖出“种子”回收本利。


除了上述静态收益外,还会根据拉入人头数给予动态收益。IAC要不停地拉下线。IAC的推荐制度共分为10个等级,等级越高,动态奖金越高,分别为1代6%,2代5%,3代4%,4代3%,5代2%,6代1%,7代0.5%、8-10代0.2%。

从IAC的官网上看到,IAC在张家界招商会被查处之前,已经在杭州、义乌、三亚举办了各种会

近期多个“看广告赚钱”平台遭曝光,小额回报型传销受追捧

最近发现,“看广告赚外快”“看广告赚积分”“刷微信微博能赚钱”这种套路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早在2013年、2014年这种骗局就已经出现,其所用的手段和方法基本上也相同,都是许以高额回报,让网民误认为,只要花费一点时间阅读平台上推送的各色广告,就可以坐着赚外快。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这些套路仍然可以欺骗一部分网民呢?从这些欺骗平台的演进历程来看,它们往往对新概念极其敏锐,极其具备演化力,善于伪装自己,各种变种名目可以说是“日新月异”。例如,区块链技术诞生后,还没来得及跟各个行业的商用相结合,但各类传销币、非法集资和非法互联网金融组织已经率先“嗅到”了味道,大肆宣扬自己是引入了最先进的区块链技术结合,是区块链的第几代技术,令人眼花缭乱。再比如,俄罗斯世界杯刚举办,就已经有部分非法平台以“看世界杯广告挣钱”“一边看世界杯,一边挣钱”等口号来迎合时下热点进行非法传销。

但网友往往忽略的是,要想“提现”,就必须要不断发展下线,必须持续在平台上投入,才能维持在平台上所“享有”的各种名目的收益。

从IAC到各种“看广告赚钱”平台的爆发,我们发现,近来互联网传销越来越倾向于小额回报这种手段。如果说过去常见的南北派传销仍然是以线下的传销活动为主的话,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在催生了无数个亿级行业的同时,也助长了非法传销、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依托于庞大的互联网虚拟空间,它们正摈弃过去常见的动辄上万、数千元的入门费,演化出更加“小额化”“大众化”的手段。小额,就是许多这类平台常见的入门金额常常是小额的,少的有50元、100元,常见的有200元、400元、500元、1000元,甚至1000元以上的入门费已经算是“高额”投入了。这样的金额适合那些跃跃欲试、心理承受力低的人群。同时,它们还有配套的举措,例如每天都返现,让你每天、每分钟都能看到自己收益的变化,甚至每天都可以提现,让你“安心”。它们的做法是,小额投资、小额收益,但由于面对的是基数庞大的网民,积小成多,其收益十分可观。

另外,小额的欺诈不容易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也是“小额型手法”受这些平台青睐的重要原因。对于受害者而言,很多人对于几百块钱的损失会怀着自认倒霉的心态,并且不会耗费大量精力去维权,一般比较少出现群体性事件。由此可见,未来有可能“小额型手法”会受到互联网非法传销、非法集资或金融诈骗的追捧。从目前的部分案例来看,不难看出这一苗头。

过去,这种“小额型手法”可能单个受害者的涉案金额不大,但是在网民基数庞大的互联网空间中,这种小额玩法很容易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目前,我国网民规模已经达到7.72亿,相当于欧洲的总人口,其中手机网民就高达7.53亿,面对如此庞大的网民基数,小额的非法传销、非法集资或金融诈骗应该引起警惕。


相关文章

    正在调用......
    最新会员动态
    Loading...
    账号输入登录在这哦
    http://www.vsoke.com/api.php?mod=weixin&act=login&id=lfdtev7khamrdnt0keql26lq42

    请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使用帮助|没有账号?

    微信扫码登录更安全